第一部分:古代历史:意大利的起源和在地中海地区的版图 第一章:公元前1000年之交的意大利


公元前 8 世纪以后,希腊人曾多次入侵意大利南部,当时来自希腊北部的多利克部 落占领了亚该亚人控制的半岛。亚该亚人也是希腊人,但属于不同的血统。早期的希腊移 民很可能在一两个世纪前到达那里。毕竟《奥德赛》中􏰀到,公元前 12 世纪左右,尤利西 斯来到意大利,在那里他遇到了怪兽锡拉和卡律布狄斯(这些神秘的生物象征着在墨西拿海 峡的卡拉布里亚和西西里海推动船只的强大水流)和独眼巨人,独眼巨人神秘的房子在西西 里岛的埃特纳火山附近。在这两次事件中,他几乎丢了性命。另一个半神话性的说法是, 公元前 12 世纪,与意大利南部强大的希腊后代人——厄力密亚人的存在有关。厄力密亚人 生活在西西里岛的西端,靠近现代的特拉帕尼,说着一种非印欧语系的语言。据说他们是 亚该亚人毁灭特洛伊36后逃亡者的直系后裔。

也就是说,早在公元前 8 世纪移民浪潮之前,在地理上,意大利就是希腊的一部分, 尽管它被认为是一个对希腊殖民者充满敌意的非常危险的地方。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希腊 殖民者的入侵。事实上,即使是在公元前 8 世纪,希腊殖民者也不得不通过与被推到内陆 的当地凶猛的居民战斗来进入意大利,而希腊人对其的控制从未真正超出海岸周围地区。 此外,在意大利,希腊人还必须与南迁的伊特鲁里亚人和北迁的腓尼基人作战。所有这些 外部敌意并没有阻止希腊城市之间臭名昭著的争斗。其中最著名的是卡拉布里亚东海岸的 克罗顿和锡巴里斯之间的战争。两者相距不到 100 公里,打了几个世纪,直到 5 世纪末克 罗顿消灭了锡巴里斯,两者间的战争才算结束。直到 20 世纪 60 年代才发现了古锡巴里斯 城的一些遗迹,至于这座古城位于何处目前仍然尚不清楚。据说,古锡巴里斯城拥有 30 万 人口,是当时意大利最大的城市37。尽管许多历史学家认为这个数字被夸大了,但是其中

Salerno, Vincenzo. “Sicilian Peoples: The Elymians” http://www.bestofsicily.com/mag/art144.htm\ 37 Diodorus Siculus Books 11-12.37.1: Greek History 480-431 B.C., the Alternative

Version. Ed. Peter Green.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89, 12.9.1–2. *Strabo: *10

36

居住的大约 10 万多人在那里拥有着积累的巨大财富,过着异常奢靡的生活。这个数量如此 之多,以至于 2500 年之后,许多西方语言称爱奢侈享乐的人为“锡巴里斯人”。

克罗顿在古代,与其说是由于邻城锡巴里斯的毁灭而闻名,不如说是因为古代世界最 著名、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宗教领袖和科学家之一的毕达哥拉斯在此经历磨练而闻名。 在许多方面上,毕达哥拉斯在意大利的出现改变了西方思想的进程。\ **1.5.1 **希腊哲学传入意大利和毕达哥拉斯

毕达哥拉斯极可能于公元前 570 年出生在安纳托利亚海岸外的萨摩斯岛上,并于公元 前 495 年左右死于克罗顿38。他的家乡和出生日期都与西方世界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相近。 泰勒斯来自米利都,那儿离安纳托利亚海岸也不远,远离希腊腹地。他的一生都与公元前 585 年的日食有关,因为他成功地预测到了日食39。泰勒斯与阿纳克西曼德和阿纳克西曼尼 联系在一起,并与西方思想的启蒙有关,他是探索万物的终极和首要原则的人,从那以后 也与科学探究联系在一起。这些哲学家对现实世界很感兴趣,他们试图用新的观点来解释 现实世界,而不是不假思索地接受传统宗教传承下来的观点。这是一场文化危机,整个社 会正在摆脱旧的原则(那种像空气一样的物质原则,而不是像上帝那样的),这种旧原则一 直统治着整个社会,并给予寻找新原则的人们信赖和地位40。

他们在此之前还有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些爱奥尼亚城邦在希腊外的世界中看来是高度 复杂和强大的。那里有腓尼基人,贸易伙伴,还有极其富有的吕底亚王国,巴比伦和古埃 及的后继者。爱奥尼亚人与他们通商,不打仗,因此他们比其祖先更富有、更强大,他们 的祖先是掠夺者和战士,洗劫并摧毁了特洛伊,而当时的爱奥尼亚人更喜欢商业。

有趣的是,进行这些新调查的自由,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对自然事件的宗教性解 释的旧信仰,这种旧信仰存在于希腊的中心地带以外,与古老的吕底亚王国接壤的地方, 并与巴比伦人和埃及人传承下来的文化有关。也许这些传统文化和宗教与各城邦所享有的 新自由之间的产生了冲突,这些城邦位于远离希腊的中心,但又靠近新的文化中心的地带。 正是他们之间的这种冲突引起了人们对新知识的渴求,以更好地解释当时发生的事情。

这些人感兴趣的是智慧和知识,而不是从中获得的权力,对他们来说,就好像知识是 一种宗教体验。赫拉克利特(公元前 535——公元前 475 年) 是一位爱奥尼亚的哲学家,他拒 绝成为国王,以及波斯国王大流士的顾问。大流士是他那个时代最有权力的人,拥有着统 治从现在的印度到埃及和希腊东海岸的巨大帝国的权力。赫拉克利特对知识的追求和对知

Geography 3. Ed. H.L. Jone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4. 6.1.13.\ 38 “The dates of his life cannot be fixed exactly, but assuming the approximate correctness of the statement of Aristoxenus (ap. Porph. V.P. *9) that he left Samos to escape the tyranny of Polycrates at the age of forty, we may put his birth round about 570 BC, or a few years earlier. The length of his life was variously estimated in antiquity, but it is agreed that he lived to a fairly ripe old age, and most probably he died at about seventy-five or eighty.” Guthrie, W.K. Chambers. *A History of Greek Philosophy, Volume 1: The Earlier Presocratics and the Pythagorean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8. 173.

39 Herodotus. Histories. Trans. A.D. Godle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0; Online version at the Perseus Digital Library. Note 1\ 40 This part has been based on the works by Jonathan Barnes, mainly *The Presocratic Philosophers *(Routledge, 1984), and Mario Vegetti, mainly *Marxismo e società antica *(Milan: Feltrinelli, 1977) and *Il coltello e lo stilo *(Milan: Il Saggiatore, 1st edition 1979, 2nd edition, 1996).

11

识的热爱可能与同一时期生活在古代中国的庄子相似。庄子也拒绝过为他所处时代的帝王 出谋献策。无论如何,这种力量在公元前 6 世纪末因波斯人的大规模入侵而告终,波斯吞 并了吕底亚和腓尼基,并将他们的力量投射到希腊。突然间,接待这些哲学家的希腊安纳 托利亚城邦再也没有自由了。他们在波斯帝国的推进和效忠中心地带的希腊人之间左右为 难。

我们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如何影响到第一批爱奥尼亚哲学家的,但我们知道,在波斯向 西推进的时候,希腊哲学家开始从希腊中心地带向西发展,进入现代的意大利南部。从 2500 多年的历史来看,似乎整个文化体系都迁移到了当时最安全的地方,远离了当时最严 重的战争地区。与此同时,这种迁移也带来了人们思维方式的改变。当波斯人掠夺了不愿 战争的爱奥尼亚城邦时,爱奥尼亚人的商业比战争重要的信念被打破了。

意大利南部不是完全安全的,那里的文明也并不那么丰富和古老,但是在那儿,雅典 卫城保存下来的古老的希腊军事美德可以被重新发扬光大。希腊各城市之间存在着领土之 争,当地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势力,比如伊特鲁里亚人和腓尼基人,他们联合起来阻止了希 腊的西进运动。其中一段是公元前 540 年至公元前 535 年,在科西嘉海岸发生的阿拉利亚 海战,当时希腊人与一支由 120 艘伊特鲁里亚人和迦太基人组成的盟军部队交战。而在东 部,腓尼基人与波斯人合作向希腊进军。

希腊人来自一个爱奥尼亚的城市——福西亚,它可能已经受到了居鲁士大帝(公元前 600 年-公元前 530 年)领导的波斯人的进攻,但一直独立到吕底亚克里萨斯王(约公元前 560—545 年)统治国家。他们和爱奥尼亚大陆的其他地方一起,首先被吕底亚人征服,然后 在公元前 546 年,同吕底亚人一起被居鲁士征服,这便是希波战争的开端。虽然希腊人西 进运动被阻挡了大约半个世纪,但菲西人在意大利南部建立了埃里亚,这座城市在西方哲 学的发展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虽然这个环境不是绝对安全的,但可能比他们离开时要安全些。在意大利,希腊人是 侵略军,因此实力更强,而在东方,他们被咄咄逼人的新来者波斯人击退。此外,毕达哥 拉斯出生在萨摩斯,生活在克罗顿的经历表明,这是一场不仅是人们移民的浪潮,还是智 力迁移的浪潮。在这个过程中,希腊新思想的中心从东地中海转移到西意大利南部。 **1.5.2 **毕达哥拉斯的革命

毕达哥拉斯对西方思想的巨大影响是难以􏰁述的。他的思想极大地影响了􏰃拉图、亚 里士多德和早期的基督教,甚至在许多西方国家仍然活跃和强大的共济会运动,这些都植 根于他的思想。然而,尽管有这样的影响,对他的实际作品的介绍只有寥寥数语。据说他 是第一个自称为“知识和智慧的情人”(哲学家)的人41。据说他出生在萨摩斯,后来去了巴 比伦和埃及,在那里他学习了当地的宗教和科学。在那之后,他搬到了克罗顿,在那里度 过了他的大半生,但后来他遭受流放,死在了米太旁登,一个介于克罗顿的最大敌人锡巴 里斯城和塔伦托姆之间的城市。因此,塔伦托姆的统治者阿契塔后来也受到了他作品的启 发。

由于毕达哥拉斯的作品几乎没有一件留存下来的,我们在评价他的思想时缺少有力 的依据。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坚信他可能有一套非常复杂的思想,并比他的爱奥尼亚先辈 和同期的哲学家表达得更清楚。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位数学家,􏰀出了第一个三角形定理,

41 Cicero, Tusculan Disputations, 5.3.8–9. Heraclides Ponticus fr. 88 Wehrli. Diogenes Laërtius 1.12, 8.8. Iamblichus *VP *58. Burkert attempted to discredit this ancient tradition, but it has been defended by C.J. De Vogel in *Pythagoras and Early Pythagoreanism *(1966, pp. 97–102) and C. Riedweg in *Pythagoras: His Life, Teaching, And Influence *(2005, p. 92).

12

这很可能不是他自己的发现,而是他在巴比伦和埃及与迦勒底人和东方三博士一起研究的 内容的一部分42。然而,最重要的是,亚里士多德认为:“毕达哥拉斯学派是最早开始研究 数学的人,他们不仅推进了这门学科,而且着力促使数学发展完整,他们认为数学的原理 就是一切事物的原理43。”

西方最早的音乐和声研究强调的是对数学力量的信仰,他们认为音乐和调弦之间的数 学关系可以产生音符。这也可能是来自巴比伦的遗产,我们知道那里有先进的数学知识, 不太可能没有音乐,因此很可能他们已经发现了两者之间的一些联系。然而,关于这方面, 尚未找到的证据。

数学和音乐是一种综合的新宗教信仰的一部分,这种信仰可能最先是􏰁述,行星和恒 星是根据数学方程运动的,这些数学方程又对应于音符,因而产生了交响乐44。毕达哥拉 斯宗教信仰的一部分是相信灵魂的轮回和转世,这一思想在佛陀和佛教之前就存在于印度 周边和印度西部的广大地区,与该思想相一致的是他素食主义者的身份。从后来的基督教 思想家,如奥古斯丁的􏰁述中可知,西方关于灵魂不朽的基本思想,来自于毕达哥拉斯极 其老师费洛西得斯的思想45。他还把自己的知识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对外传授给普通人 的,另一部分是对内传授给初学的特殊学生的。这便是整个西方对外开放知识的传统开端, 后来又与魔法力量相联系,这在一些东方文化中也存在。

从现代的角度来看,有趣的是毕达哥拉斯在历史和哲学上的贡献。在历史上,后来的 思想家和历史学家指出,意大利的毕达哥拉斯把一整套东方知识传给了希腊。在􏰂种程度 上,这些东方知识要早于毕达哥拉斯,也可能在他那个时代的希腊地区中相当有名。然而, 正是毕达哥拉斯在克罗顿的教学使这种知识真正成为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许多东西可 能需要重新教授和消化,东方知识似乎远离其原始的根源后,在希腊的西部获得了新生。 在哲学上,毕达哥拉斯的贡献更为重要。他坚信抽象数学的抽象价值几乎可以解释一切问 题,这就带来了这样一种观点:物理观察必须以􏰂种形式的“数学化”为基础,即通过数 学解释现象。他似乎还相信这最纯粹的理性形式数学和神学之间的联系。他所有这些思想 都是西方思想、科学和宗教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像许多现代物理学家一样,一些人看到了 在通过数学处理过的观察和神学之间的分离,而另一些人则仍然看到信仰和理性之间的连 续性。数学作为一种纯粹理性的形式,在这种形式中,可以独立于物理观察和经验来证明 和否定一些思想,无论如何,数学都是西方思想的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而古代的人们将 其归功于毕达哥拉斯在克罗顿的贡献。

数学的价值和信仰,在古代中国并不存在任何类似的形式。正如格雷厄姆在他的开创 性作品46中所证明的那样,活跃于公元前三世纪的墨家在其后期致力于对光的折射和反射 等复杂现象进行逻辑性和复杂的科学解释。但在中国早期,没有任何类似毕达哥拉斯哲学

42 Babylonian knowledge of proof of the Pythagorean Theorem is discussed by J. Høyrup (“The Pythagorean ‘Rule’ and ‘Theorem’: Mirror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Babylonian and Greek Mathematics.” *Babylon. Focus mesopotamischer Geschichte, Wiege früher Gelehrsamkeit, Mythos in der Moderne. *Ed. J. Renger, 1999.

43 Aristotle Metaphysics 1–5. *ca. 350 BC.\ 44 Riedweg, Christoph. *Pythagoras: His Life, Teaching and Influence. Cornell: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 .

45 “Pherecydes of Syros.”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Vol. 18. 9th edition.\ 46 Graham, Angus Charles. Later Mohist Logic, Ethics and Science. Hong Kong and London, 1979.

13

中对“数学的力量”的普遍信任,而这种力量却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毕达哥拉斯的传统中另一个新颖的元素是强调他的原始贡献。尽管现代的证据表明, 他的大部分作品(可能是全部作品)都源自于古埃及或巴比伦的早期作品,但古人却将所有 的功绩都归于他。这与中国传统上第一个哲学家孔子所宣称和强调的不同,孔子称自己是 古代知识的承载者,而不是原创的思想家和创新者。尽管两人都承认他人的教导对自己有 益,但是孔子强调连续性,而毕达哥拉斯则更强调创新。他们这么做可能是出于同一个目

的:获得权威。 他们传统压力的不同,导致所承受的压力也不相同。孔子呼吁的是自己的世界被认为

是有效的,并是他那个时代世界的延续。孔子所引用的周礼和诗歌仍然属于他的世界的一 部分,这些只是一部分被舍弃的东西,而孔子则希望自己的加工,让他们重新被人接受。 毕达哥拉斯运用的知识来自于希腊外的传统,他那个时代或更晚的希腊人可能害怕或想要 淡化这些知识,而不是强调本土的贡献。也有可能仅仅是因为毕达哥拉斯在意大利南部的 新环境中,他教授的东方学说转变成了他自己的东方学说,因为与离巴比伦和埃及很近的 小亚细亚相比,这些早期的东方学说在时间和地点上都相差很大。同样,如果孔子离开中 原,他的追随者可能会比孔子更容易认识到文化的延续性,因为孔子生活和游荡的地方是 周朝的文明的摇篮。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西方思想的革命,它摆脱了旧的信仰上帝的宗教体系,也摆脱了 爱奥尼亚哲学家的经验主义思想。这为西方世界第一个真正的、完全具有历史意义的思想 家学派——埃利亚派帕门尼德派和芝诺派,奠定了基础。\ 1.5.3 **埃里亚学派:To be or not to be**——巴门尼德

公元前 515 年左右,巴门尼德斯出生于埃利亚的一个富裕的贵族家庭。他可能受到了 毕达哥拉斯的启发,因为第欧根尼·拉尔修将这位哲学家􏰁述为“毕达哥拉斯学派的门徒”47。 但与毕达哥拉斯不同的是,我们对巴门尼德斯评价的准确性非常有把握,因为我们发现了 他的著作,虽然只是一小部分(3000 多行原文中的 160 行),但他对后世思想家的影响已被 清晰地记录下来。􏰃拉图认为巴门尼德斯是他的老师之一,苏格拉底认为巴门尼德斯的思 想为自己思想的灵感。也就是说,巴门尼德斯处于西方主流思想的开端。通过他,我们可 以开始看到当代政治和哲学辩论的一些特征:主张观点和主张真理。事实上他现存的著作 中的两个主要部分是有关“真理”和“外观或意见”的。在序言中,叙述者为了从一位不知姓 名的女神那里得到了 关于真实本质的启示,开启了他不同寻常的游历道路。

像维盖蒂48这样的现代读者认为我们所知道的是,在这儿,集市(由舆论控制的市场 广场或地位较低的城市)的拥护者和卫城(由古老的神、阿莱忒亚控制古老的且地位较高 的城市和寺庙所在地)的拥护者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政治辩论。集市是商品交易的场所,买 卖双方在讨价还价后,经过协商就商品的价值达成一致意见。这里商品的价格每天都根据 市场上各种物品的供求情况而变化。市场的力量一直在旧的社会和政治秩序中发生颠覆, 而这些秩序的基础是生活在雅典卫城的贵族们坚持那些过去的神的真理。市场受买家和卖 家达成的约定监管,而它的这个新角色,将西方思想融入法律和市场经济中,但却摧毁了 供奉在雅典卫城寺庙的奥林匹斯山众神49,他们那不变的价值。在集市上以每日市场价格 进行交易的变化无常的观点,要比那些固守不变的规则、不受时间和实际情况影响的神更 重要。因此,在这之后爱奥尼亚海岸早期的哲学家们很容易就证明了情况的变化,比如天 气、价格、风向和观点的变化。

47 Diogenes Laërtius, ix. 23.\ 48 Op. cit.\ 49 See also Lorenzo Infantino *Potere *(Rubettino, 2013. p. 141 and following) and Karl

Popper *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 *(1963) on the pre-Socratics. 14

然而,我们和巴门尼德一样,对爱奥尼亚的舆论有一种激烈而清晰的反应。这些来自 埃利亚的人可能是在爱奥尼亚的权力斗争中被击败的政党,当他们的故土一度被多克斯人 引导的舆论所控治,当入侵的波斯人压垮他们时,他们又重拾了对远离故土,寻找到的另 一个家园的信心。然而,巴门尼德斯并没有试图恢复旧神,而是首次􏰀出了一种单一抽象 的“神”概念,即真理。

真理并不是希腊神话中众多神灵的简单复辟,它是一个新的、更强大的概念,反对市 场不断变化的观点。在这一研究中,巴门尼德斯得到了印欧语系特有的一个词的支持,即 to be。巴恩斯发现巴门尼德􏰁述的三条道路:\ (1) 既存在又不存在的路\ (2) 既不存在又不必要存在的路\ (3) 这条路不是用类似的术语来􏰁述的,但必须保持“既存在又不存在”。这三条路是由 “是”这个动词进行区分的。许多学者认为,巴门尼德斯的原罪是存在主义与希腊语中的 动词 to be 的混淆或融合50。

这些差异很难用希腊语这样的语言来解释,因为希腊语中存在动词“to be”,如果将其 翻译成另外一种语言,则找不到相对应的词,就像在汉语中,这个词几乎是不可理解的。 但在这里,我们第一次发现了一些即使在今天仍然是西方思想核心的东西,而且它可能永 远不会消失。正如巴恩斯所说,问题在于印欧语系动词“to be”的不同含义之间的融合或混 淆51。巴门尼德发现和使用动词“to be”的融合意义是:

(1) 动词“to be”作为系动词,就像在“the girls are good”中的 are 一样,此类动词充当主语和 形容词之间的连接。但是在汉语中,这是不存在的。\ (2) 动词“to be”是“在那儿”的意思,这在汉语中有很多动词来表示,其中主要的一个就是 “有”,它和“he is in Beijing”中 is 的功能一样。巴门尼德把这两种意义融合在一起,并把它 们与真理的概念联系起来,在他看来,真理的概念和数学里的表达公式一样抽象。我们可 以感受到毕达哥拉斯遗留下的一些东西。那就是他把这两种意义与真理的结合,产生动词 to be 的第三种意义,此种意义伴随了西方思想几千年的发展,但在中文里并不存在。 (3)动词“to be”表示存在、本质或内在品质,如“he is what he is”和“human being”中的 is 和 being。这在中文里也是不存在的。

从表面上看,我们或许会说帕门尼德斯在玩弄文字,故弄玄虚。但是,几个世纪以来, 人们进行的进一步研究证明,帕门尼德斯基于对语言扭曲的直觉,实际上触及了一些比反 对爱奥尼亚人舆论,这些简单争论更深层次的东西。他是第一个看到并展示一个形而上的 思想领域存在的。这个领域与我们每天所看到和经历的现实有联系,但也超出了现实。动 词to be的这种意义也得到了“证实”,并在数学中得到了证明,毕达哥拉斯、埃及和巴比伦 的传统将其视为天堂和自然的基础。然而,真理更多的是隐藏在数学或每日市场价格变化 和天气变化背后的终极真理。

帕尔梅尼德斯开始了对真理的探索,这种真理不是像“今天的面包价格”这样的一些 方便、暂时的答案,而是从古至今一直困扰着西方人的思想。这种对真理的探求,既推动 了理性的科学考察,也推动了对形而上学迷信的非理性追求和对􏰂些宗教信仰的回答。这 两者似乎是相辅相成。

莎士比亚书中的哈姆雷特关于 “to be or not to be”的思考可以追溯到巴门尼德斯,这位 伟大哲学家是科学和宗教,还有艺术也就是说文学作品发展的始祖。正如莎士比亚所写,

50 Barnes, op. cit. 159-160\ 51 To understand this problem see also A.C. Graham’s “The Verb ‘To Be’ and Its

Synonyms,” Foundations of Language Supplementary Series. Ed. John Verhaar. 1972. 15

需要在生活中(to be or not to be)之间做出抉择的悲剧困扰着这个信奉基督教的丹麦王子,或 者关于这个选择让人爆发出笑声的 20 世纪 40 年代的恩斯特•卢比西奇的同名电影52。

在古代中国,人们不像在西方巴门尼德之后那样追求科学真理,也不存在与之相反的 非理性迷信。当然,中国有科学上的突破和发现,也有迷信和宗教,但它们没有形而上学。 这中西传统各自都有优缺点。

巴门尼德真理论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它为存在了数百年一神论􏰀供了第一个认知基 础。公元前 2000 年,在阿肯纳坦(约公元前 1353-1336 年)统治的新王国中期,太阳神—— 阿托恩是国家宗教唯一的焦点。阿肯那顿停止资助其他神祇的庙宇,并抹去了其他神祇的 名字以及其纪念碑上的画像,诸神中主要针对的就是旧制度的主神阿蒙。然而,在早期, 那些新的重要的神被整合到现有的宗教信仰中,崇拜阿托恩的人坚持要对神灵持单一理解, 排除传统的多重视角53。这种新宗教的兴起可能与希克索斯在埃及的统治有关,希克索斯 可能是现代犹太人的祖先,他们是第一批一神论者,尽管希克索斯统治的衰落发生在公元 前 16 世纪,要比阿肯那顿早 200 年左右。不管怎样,到公元前 5 世纪初,犹太人的一神论 已地中海地区的人们所知,并且他们的一些教义可能已经传到了在东部学习的毕达哥拉斯 那里。虽然这都是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动词“to be”和“真理”之间的联系是一个彻底的 突破。它将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文化工具,以渗透到地中海地区的一神论基督教中,在那 里,巴门尼德斯的思想,通过􏰃拉图的传播,已成为主流。

然而,从我们的历史角度来看,重要的是要知道,这一切都始于意大利南部的埃利亚。

1.5.4“存在不能移动或辨别时间,芝诺——东西分大分裂的真正开端 帕尔梅尼德斯的影响力是由他的学生芝诺支撑和延续的。芝诺有许多重要的哲学发现,

这些发现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推动和困扰着西方知识分子之间的争论。\ 公元前 490 年左右,芝诺出生于埃利亚,比他的老师小 25 岁。亚里士多德称他是辩证

法的发明者54。芝诺可以论证论点的正反两面,这种技巧显然使他写出了著名的悖论,这 是西方哲学的第一个悖论。关于芝诺和他的作品现在很少能找到相关的信息,他可能比苏 格拉底年长 20 岁,在他的作品中记录了他发明的“反证法”,但他所有的作品,现存的只剩 200 个词。他引用􏰃拉图的《巴门尼德》的话说:“我的答案是写给那些大多数人的用于统 一观点的,我饶有兴趣地回击他们的攻击,反驳他们说,他们的假设如果得以实施,似乎 仍然比当前的假设更加荒谬”55。主张真理的人是巴门尼德,但他势单力薄,而其反对者却 是社会上的大多数人。

他对真理的解释引起了人们激烈的争论。有些人认为它是纯粹的文字游戏,是诡辩家 的前身,他们会为公平的价格争论任何事情。然而,举例来说,现代科学哲学的创始人伯 特兰•罗素或许认识到,他的论点“极其微妙但又深刻”56。他的观点是要表明,与人的感官 给出的证据相反,认为运动只不过是一种幻觉是错误的,相信多元性和变化才是正确的。 这可能是因为他预见到“空间(和时间)不是连续的”57而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还要感谢另 一种不是语言上的,而是逻辑上的概念的融合或混淆:无限。他认为由于空间是无限可分 的,没有人能构成空间的无限部分。让我们来举一个他最著名的悖论作为例子,这个悖论

52 I owe this to David Goldman Why Greeks Hate Jews,or:TalmudandTragedyEdit on *Asia Times July 19, 2015\ 53 See Teeter, Emily. *Religion and Ritual in Ancient Egyp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54 Diogenes Laërtius. 8.57, 9.25.\ 55 Barnes, op. cit. p. 233.\ 56 Russell, Bertrand. The Principles of Mathematics. Chapters 42-3. London, 1903. 57 Barnes, op. cit. p. 245.

16

甚至拍成了一个重要的日本电影58。在赛跑中,跑得最快的人永远追不上跑得最慢的人, 因为追赶者必须先到达被追赶者出发的地方,所以跑得慢的人必须始终保持领先59。

在阿喀琉斯(古代被认为是跑得最快的人)和乌龟(跑得最慢的动物)的悖论中,阿喀琉斯 与乌龟一起赛跑。比如,阿喀琉斯让乌龟领先 100 米。如果我们假设每个参赛者开始以􏰂 个恒定的速度跑(一个非常快,一个非常慢),那么经过一段有限的时间后,阿喀琉斯将跑 完 100 米,把他带到乌龟的起点。在这段时间里,乌龟跑了更短的距离,比如说 10 米。然 后,阿喀琉斯将需要一些额外的时间来跑完这段距离,到那时乌龟将会走得更远,当乌龟 向前移动的时候,要达到第三个点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无论何时阿喀琉斯到达乌龟 去过的􏰂个地方,他都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因此,由于阿喀琉斯必须到达乌龟已经到达的 无数个点——他永远无法超越乌龟60。

这一论点与所有的经验证据背道而驰,但却得到了空间可以被分割成无限部分这一观 点的支持。但是如果我们认为空间不可分割,我们还剩下什么呢?这个空间并不是不可分 割的,分割成的部分是有限的,因此,如果它们是有限的,那么它就可以回到巴门尼德最 初的命题的存在或不存在的问题上了。这一定是芝诺的初衷,因为他解释说,他发展了这 些悖论来支持他的硕士论文。然而,与此同时,他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在该领域中,尽 管经验每次都否定他的逻辑论证,但几个世纪以来其的那些论证一直受人认真对待。也就 是说,芝诺甚至比帕门尼德更能让人们认真对待世界的二元性:一个经验的世界,一个语 言和逻辑的世界。在这两者中,希腊当时的文化环境必须根据其自身的优点来反驳这种逻 辑,而不是仅仅依靠观察,即每一次,不仅仅是速度很快的阿喀琉斯,其他每个人都会战 胜乌龟。

这也许是一个有趣的特征,揭示了哲学一开始就与文化认知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他们 为什么要拿芝诺和所有的物证较真呢?这很重要,尤其是与在中国发生的事相比之后更加重 要,在中国,名家是这些争辩悖论的代表学派。但这些争论没有未来,也没有发展。据格 雷厄姆说61,这是因为庄子对当时哲学争论的贡献。庄子运用逻辑否定逻辑,并战胜逻辑。 他成功地做到这一点,因为他继承了我们自孔子以来对他传统的假定,即行动从自发开始, 由智慧引导,而不是制定规则,让智者调整自发的衡量倾向,他将智慧本身归结为其本质, 即对事物的客观反映62。我们可以进一步阐述,这是因为当时的文化环境相信,人能够 “冷静地反映事物的本来面目”。这种信仰在古希腊并不存在。

也就是说,即使是理性主义者惠子也相信庄子能够知道鱼的感觉。在􏰂种程度上,这 种信仰在鱼和庄子的感情之中又有另一种不为人知的前􏰀——一种关系上的信仰。汉语中,

58 Takeshi Kitano. 2008.\ 59 Aristotle, Physics *VI:9, 239b15\ 60 Huggett, Nick. “Zeno’s Paradoxes: 3.2 Achilles and the Tortois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2010. Retrieved 7 March 2011.

61 Graham, A.C. Disputers of the Tao: Philosophical Argument in Ancient China. La Salle, Illinois: Open Court, 1989. 176-183. Trans. Zhang Haiyan. *Lun dao zhe: Zhongguo gudai zhexue lun bian. *Beijing: Zhongguo Shehui Kexue Chubanshe, 2003. 62 Graham, op. cit. pp. 191-192.

63 Zhuangzi. Outer Chapters: The Floods of Autumn. 17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儵魚出遊從容,是魚樂也。」惠子曰:「子 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 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 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63

父亲这个词语也是这种道理,父亲之所以为父亲首先需要他有个儿子,反之亦然;国王之 所以是国王,因为他有臣民,反之亦然。身份是在一种关系中定义的,并且是由一个绝对 的关系来定义的,而不是孤立的。既然有一种关系定义了奇点,那么奇数成分就能从本质 上感觉到这种关系的另一项,因为另一项和这种关系定义了它自己。

在希腊,一切都始于对自己清晰而精确的定义。雕塑着重理想化,但最准确地􏰁述裸 体男人孤独和艰苦的努力(战斗或游戏)的形象。测量标准是参考人类的行为得到的,因为 长度单位“米“是人们伸直手臂后,手到肩膀的平均距离,是人们迈一步的平均距离。一 个人如果非常专注于自己,怎么可能了解他人、周围环境或鱼呢?这种说法在希腊是行不 通的。帕门尼德斯和芝诺的观点可以被认真对待,因为这一点恰恰相反。他们认为外部现 实不能被准确地反映,其对手爱奥尼亚的思想家也强调并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每天必须通 过讨价还价,为在每一件事上达成一致,那必须引入规则来调节讨价还价。爱奥尼亚市场 上的信徒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极不稳定的环境中,没有人能完全相信其他任何人,昨天的 协议可能在今天就无效了,该协议可能在这个项目有效在另一个项目就无效了。

也就是说,知识不仅分散64在形形色色的人之间,而且也随着每个人的时间和地点的 变化而变化。芝诺在分析他的对手爱奥尼亚人的逻辑后,认为知识在潜在的各种各样的人、 无限的时间和地点之间的分散,等于没有知识。尔后,必将有一种知识超越市场知识的巨 大分散,并最终也使市场发挥作用。

芝诺承认他的爱奥尼亚对手带来的知识革命,但他认为正是这种知识革命证实了帕门 尼德大师关于高等知识存在的论点,这一论点得到了数学、没有经验观察的科学的存在的 进一步支持,但却得到了在市场上有巨大的经验后果。是的,许多以前争吵不休的神已经 被毁灭了,但是单一而统一的神性,比以往任何时候存在感都更强。

庄子和他的追随者并没有经历公元前 6 世纪爱奥尼亚人的市场革命。一方面,为了生 存和权力,每个国家为了生存和权力进行着越来越有效的组织和结盟,另一方面,人类与 自然、人与人、人与形势之间的共情呼吁,推动和牵引着这个世界。“天命”这种共情的观 点显然得到了政治家(如惠施)或将军们的承认和认可,他们需要了解人民,了解战争局势, 才能更好地执政或赢得战争。所有这些中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孔子、军事家孙子、法家韩 非子等等,都认识到“道”的存在和重要性。它可以随着时间、地点和人的变化而变化,但 可以用一种超越逻辑、深入情感的知识来认识。

从芝诺的思想中,我们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看到西方和中国之间巨大分歧 的开端。中国重新发现了知识的统一性,相信更深层次的共情、情感和情感否定绝对逻辑 的看法。这否定了分析逻辑。从芝诺到巴门尼德,再到􏰃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统一在一种 绝对的逻辑中被重新发现,这种逻辑以数学为支撑,取代了日常的变化,否定了绝对的情 感。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极其复杂,但一定有冯友兰􏰀出的地理因素65。古希腊人是海员、 商人和海盗,而中国古代农民或者战士所看见的是严格按照井田制的方法组织和管理的土 地。旧希腊是被爱奥尼亚市场广场的出现拖垮了,在那里,金钱和权力可以以前所未有的 方式获得,而旧中国是被野心勃勃的国家的崛起拖垮了,这些国家互相争夺土地(及其资源) 和权力。希腊的敌人是内部的、商人阶级反对旧贵族阶级社会性的。中国的敌人是外部的, 其他国家为了争夺更多的土地而侵略中国,他们拥有更多的人口,有更好的食物和装备来 打仗。

分析的这些差异远远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但有必要注意,从芝诺开始,希腊人的思维 方式发生了转变,这最终可能有助于雅典和西方世界观的形成。雅典卫城好战的品质,被

64 See also Lorenzo Infantino’s *Potere *(2013).

65 Feng Youlan. A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chapters 2 and 3. 1934. 18

爱奥尼亚哲学家们所压抑,他们宁愿贸易也不愿战争,这是不能被遗忘的,否则下一个被 波斯侵略者摧毁的将会是希腊。但是贸易的好处也不能被剥夺和否定,否则财富就不能随 着更多的贸易平静地积累和增加。好战的品质和贸易的结合是必要的。这似乎是最终使雅 典崛起的一个公式,它结合了在战争能力与集市的交易能力,但最终导致了与斯巴达针锋 相对这一损失,因为雅典没有设法保持两者的平衡,军事力量被用于强迫贸易,这使它最 终疏远了它的盟友。

我们将在后面的章节中看到这一教训,因为它将对罗马帝国的崛起和文艺复兴产生重 大影响。

**1.5.5 **西方四要素的诞生:恩培多克勒斯\ 恩培多克勒斯(约公元前 490-430 年)来自阿卡拉斯,是古代哲学家中最后一个用诗歌写

作的人。直到现代科学的开始,他一直对西方思想的各个方面都有着巨大的影响。他是第 一个􏰀出生命由四种元素(或“根”)组成的理论,这四种元素不是与生俱来的,却永远是相同 的,是万物的起源。它们分别是火、空气、水和土,这四种元素结合在一起,在它们之间 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爱和恨。爱是绑定、连接和结合( “爱的结合”),而恨则是通过 冲突导致分裂66。推动这四种要素的两种力量的存在,强调了这样一种看法,即在希腊, 没有对关系的信仰,只有对单一的同一性的信仰,要想推动它们,就必须要借助外力。

这四元素类似于中国传统中的五行,但是五行本身是主动的,并不需要两种力量(爱和 恨)来推动。这五种中国传统元素不需要外部力量的作用,自身是积极的,因为对关系有着 坚定的信念。此外,亚里士多德后来在四种元素的基础上添加了第五个元素——“以太”, 一种外层空间的物质。和中国的五常一样,这四种元素在西方早期的医学发展中发挥了开 创性的作用。希波克拉底在恩培多克勒斯的基础上发展了人体四种体液理论:黄胆汁(火)、 黑胆汁(土)、血(气)和粘液(水)。这四种体液必须保持平衡,若失衡身体将处于不健康的状 态,最终导致疾病67。这些元素与印度传统中元素完全相同:土、水、火、风或气、以太68。 这一点,加上恩培多克勒斯对毕达哥拉斯关于轮回的信仰的追随,给人的印象是,一些来 自印度的思想在思想发展的早期阶段就已经传播到了西方。

至此相似之处不复存在,是因为恩培多克勒显然在一个迥然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工作, 并对不同的压力做出反应。他的四要素对后人来说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是对约一个世纪 前由爱奥尼亚人开始的所有变革的原则探索的阐述。当时他反对认为变化不存在的帕尔梅 尼德斯,否定帕尔梅尼德的原则和行为。

恩培多克勒斯的创造和消散循环是西方化学和炼金术研究的开端。不仅如此,他认为, 由于爱和恨的共同作用,现实世界充满了对比和对立。恩培多克勒斯试图解释元素之间的 分离,地球和海洋、太阳和月亮以及大气的形成。他还研究了动植物的起源以及人类生理 学。当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时,有时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结果,比如,没有脖子的头,没有 肩膀的手臂,但这些怪相随后就会消失69。达尔文在构思他的自然选择理论时,很可能受 到了恩培多克勒斯的启发。同样,我们可以在爱和冲突的概念中看到佛洛伊德人类心理学 原理的始祖——爱和死亡。

恩培多克勒斯还被认为是第一个􏰀出全面的光和视觉理论的人。他认为我们之所以能

66 Jaeger, Werner. The Theology of the early Greek Thinker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47. p. 214 and following.

67 Sala, Nicoletta and Gabriele Cappellato. Viaggio matematico nell’arte e nell’architettura. Ed. Franco Angeli. 2003. 16.\ 68 Ranade, Subhash. Natural Healing Through Ayurveda. Motilal Banarsidass. 32.

69 Frag. B57 (Simplicius, On the Heavens, 586). 19

看到物体,是因为光线从我们的眼睛里流出后接触到了物体。虽然事后想来,这是有缺陷 的,但这为后来的希腊哲学家和数学家,如欧几里得,构建一些关于光、视觉和光学的理 论奠定了重要基础。西方的化学和物理在很多方面上都是从恩培多克勒斯开始的,而他本 人也是受到了毕达哥拉斯的启发,但却与巴门尼德和􏰃拉图的思想截然不同。他相信物理 感知的价值——他没有否认也没有贬低它——但他也认为知识不仅仅是外在事物的被动反 映。我们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但却自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全部。感官不能通向真理,思考 和反思才是从各个角度观察事物的必要条件。在揭示元素之间根本差异的同时,揭示存在 于宇宙中看似不相干的部分之间的同一性,这正是哲学家的工作。现在看来,这种全面的 方法似乎是对西方科学的第一个表述。

后来,在一次火山喷发中,恩培多克勒斯登上埃特纳火山,诗意地离开人世。

**1.5.6 **意大利的希腊雕塑\ 1972 年,人们在意大利半岛顶端雷焦卡拉布里亚海岸外的海中,发现了两尊巨大的希

腊青铜器,也是现存最大的希腊青铜器。它们可能是公元前 5 世纪左右,由两名希腊艺术 家分别创作的,时间相差约 30 年。“雕像 A”可能是在公元前 460 年至 450 年之间建造的, 而“雕像 B”则可能是在公元前 430 年至 420 年之间建造的。有些人认为“A 雕像”是希腊最优 秀的艺术家之一——迈伦的作品,而“B 雕像”可能是由古代最伟大的雕塑家菲迪亚斯的学生 阿尔卡米涅斯的作品70。

第一尊雕像􏰁绘的是一个有着光辉外表的年轻的战争英雄或上帝,他显然也意识到了 自己的美丽和力量。而第二尊雕像􏰁绘了一个年纪稍大、成熟的战士英雄,他的姿势很放 松,眼神和蔼、温柔。里亚切青铜器是对现存的古希腊雕塑的主要补充。他们的外表诱人 般的真实,让人不免想频频观看,但是在这种外表下确实理想化的几何形体,完美得令人 难以置信。它们是很好的雕塑要对应的例子——它们后腿支撑着全身的重量,这使得它们 比许多其他古老的姿势看起来更加真实。即使没有把雕像切割开观察,但可以清晰地看到 它们的肌肉组织,这些肌肉看起来足够柔软,也很逼真。雕像的转头姿势不仅给人以动感, 而且给人物增添了生气,手臂和腿的不对称布局更是增加了雕像的真实性。

这两部在古代具有不可估量价值的杰作是在意大利发现的,证明了意大利南部在希腊 世界中的权力和财富的中心地位。此外,尽管目前的说法主要是将这些作品归功于雅典艺 术家,但不能排除它们是意大利南部艺术家到其他地方旅行时留下的产物这种可能性。毕 竟,如果意大利南部有一些极其重要的思想家,为什么不能有杰出的艺术家呢?毕竟海岸 的北部——塔兰托以其黄金制造技术和建造用来保护港口入口的巨型宙斯铜像而闻名。

不管怎样,这些雕像与中国当代艺术之间的鲜明对比才是最重要的。在中国,青铜器 刻画的是神奇的动物,船和鼓。总之,这些东西似乎属于宗教或民间仪式的世界,与人类 的世界非常不同。那个世界居住着与人类截然不同的生物,青铜器就是用来为供奉那些生 物而举行敬拜仪式的工具。希腊的青铜器,即使代表着神,也是人形的神。希腊的神就像 人一样,他们是更理想化的人,但仍然是人,而不是一个由幻想和怪异的生物组成的几乎 深不可测的宇宙。此外,即使我们有了拟人化的雕塑,比如当今三星堆的发现(三星堆并没 有成为当时中国社会的主流),它们也是非常不同的。他们的脸看起来像仪式上表演的面具, 大祭司雕像的身体被刻画的异乎寻常的瘦长,像一个现代卡通人物。最重要的是,与希腊 的大祭司雕像不同,他们总是穿着衣服,从不裸露。希腊崇拜完美的理想化的解剖学,这 是对一切事物的真实测量,他们赋予神和其他一切事物以形状。而中国是一个充满想象的

70See Muzzupappa, M., A. Gallo, R. M. Mattanò, C. Ruggiero, and F. Bruno. “A Complete Morphological Study of the Right Hand of Bronzo “A” Di Ria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ritage in the Digital Era, 2012, Vol. 1, Supplement 1, pp. 55-60.

20

世界,他们塑造人和他们的身体需要东西遮挡。在中国,着装和仪式工具一样非常重要, 而希腊的雕像则强调完全没有着装,全都是裸体和武器。

我们不知道在中国古代能代表人类的标准是什么。后来,17 世纪的绘画手册《芥菜籽 园》中解释说,男人应该从三颗石头的精雕细琢开始作画,一颗放在另一颗上。也就是说, 人类被看作是自然的副产品。他们衣服后面的身体、面部表情和情感从来没有被直接探究 过。也许在远古时代,丛林里的鸟类、犀牛、大象和野兽来围攻中国这个森林中崛起的弱 小文明,人们呆在海湾区就是他们生存的手段。后来的几个世纪里,佛教的传入让中国人 开始也把人看作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在那里,空旷占据了主导地位。人类必须认识到自 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角色和地位,在这个世界上,他无足轻重,他必须用衣服来保护自己和 隐藏自己。在西方,自希腊时代以来,单身、有权势、赤身裸体的男人就是一切的中心。 他是神,给了他的其他的神地位和物质,而不是相反。

1.6 **第一次希腊-**布匿战争\ 公元前 8 世纪,希腊人开始了定居意大利南部的浪潮,但他们可能面对着当地居民

敌意。几个世纪以来,希腊人未能成功地越过海岸,而且内陆地区由当地先前便存在的意 大利民族独占,这些都表明了当地人对希腊人的敌意。在􏰂些方面,与 6 世纪的爱奥尼亚 城邦 不同,定居意大利的希腊人在那里不是为了贸易而是为了战斗。正如我们所见,古老 的贵族武士阶级在当地的统治阶级中占主导地位,而集市商人在城市政治中扮演的角色则 极其渺小。

与此同时,他们还遇到了来自迦太基的腓尼基人,正在建立一个以自己的城市为基 础的帝国。与其腓尼基的兄弟们不同,腓尼基人只是偶尔设法建立了一个由独立的城市组 成的联邦,它有点类似于希腊城市联盟,这些组成联邦的城市曾与特洛伊作战,后来又与 波斯人作战。公元前 540 年左右,希腊人在科西嘉岛附近的阿拉利亚战役中受到伊特鲁里 亚人和迦太基人的联盟的阻挡。大约是在波斯入侵塞浦路斯的时候,腓尼基的一些城市被 征服了。公元前 525 年左右,腓尼基舰队与波斯人合作,入侵了冈比西斯统治下的埃及。

这种行为的回报是显著的。间接证据表明,腓尼基的城市从一开始就受到了慷慨的对 待他们之间是盟友关系,而不是附庸国。他们的政治影响力和自治权的程度可以从希罗多 德的《论冈比西斯》中判断出来。􏰀尔人拒绝驾船攻打迦太基的命令,理由是他们对其女 儿城负有条约义务。波斯国王没有坚持自己的要求,而是顺从了􏰀尔人的意愿,并随后取 消了入侵迦太基的计划71。当时迦太基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城市了。大约 50 年前,迦太 基的“母城”泰尔落入新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的统治之下72。从那时起,迦太基在马戈将军 和他的继任者(被称为马格尼德)的统治下繁荣昌盛。后来迦太基与伊特鲁里亚人建立了联 盟,强调了迦太基在地中海中部和西部的新角色。它统治着撒丁岛、巴利阿里群岛、马耳 他和西西里西部。此外,这座城市已经征服了地中海西部大部分古老的腓尼基殖民地,征 服了利比亚部落(与努米迪亚和毛利塔尼亚王国之间或多或少的保持相对独立),并控制了 从现代摩洛哥地区开始手的整个北非海岸。当时,伊特鲁里亚人的势力也在扩张,我们知 道伊特鲁里亚国王统治着罗马,这是他们的势力向南延伸到半岛的标志。

然而,几十年后,意大利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伊特鲁里亚人在公元前 500 年左右被驱 逐出罗马后,罗马建立了共和制。与此同时,希腊人扩大了他们在西西里的影响力,巩固

73

74 See Glenn Markoe, op. cit. pp. 54- 60\ 21

Markoe, Glenn. *Phoenician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0. 49 http://books.google.com.hk/books?id=smPZ- ou74EwC&printsec=frontcover&dq=isbn:0520226143&hl=en&sa=X&ei=tvpmU8DSH YnzkQXkkIDACg&redir_esc=y&hl=zh-CN&sourceid=cndr#v=onepage&q&f=true

了他们在那里的两个主要城市锡拉库扎和阿卡拉斯(现代阿格里根托)的地位。希腊还成功 地击碎了波斯人的入侵企图,然而,在腓尼基舰队的支持下,波斯人的势力正在壮大。公 元前 480 年,在这种情况下,马格尼德·哈米尔卡·巴萨发动了对西西里的大规模入侵,这可 能是一个更大计划中的一部分。希腊历史学家埃福罗斯和迪奥多罗斯在报告中称,波斯国 王薛西斯计划对希腊发起双管齐下的进攻:他将从东部进攻希腊本土,而迦太基人将从西 部进攻希腊。波斯人和迦太基人并不是唯一有野心的。希腊锡拉库扎的暴君格洛,在一定 程度上得到了其他希腊城市的支持,试图在他的领导下统一西西里。据当时的历史学家说, 哈米尔卡为了与之战斗,集结了一支由 30 万人组成的庞大军队。士兵们来自北非、西班牙、 高卢、利古里亚和撒丁岛,这标志着迦太基的势力范围遍及了整个地中海西部。然而,当 军队到达西西里岛的迦太基城镇帕尔穆斯(现在的巴勒莫)时,由于天气恶劣,军队遭受了 巨大的损失。随后,希腊人在希梅拉战役中击败了迦太基人,这场战役似乎与萨拉米斯海 战发生在同一天。在萨拉米斯海战中,由一位雅典海军上将领导的希腊联邦阻止了波斯人 的进攻。在萨拉米斯,特米斯托克利斯手下的 378 名特里雷姆人击败了 1200 多艘波斯船只 73,从此波斯人失去了对希腊的主动权,希腊城市开始进攻。

类似的结果也发生在希梅拉。希腊人用 5 万步兵和 5 千骑兵打败了迦太基人74,随后数 十年,迦太基人放弃了西西里,至于哈米尔卡,他或许在战斗中丧生,或许自杀了。迦太 基推翻了他家族的统治,建立了一个共和国,可能类似于刚刚开始统治罗马的共和国。与 此同时,希腊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麻烦。在击退波斯人之后不久,他们就卷入了斯巴达和 雅典之间争夺统治权的自相残杀的战争。那场战争也蔓延到了意大利。但在此之前,我们 应该先讲述一下罗马,因为它在意大利和地中海的希腊人与腓尼基人之间的战争中扮演着 至关重要的决定性角色。

73 Herodotus. Histories, VIII, 44–48.

74 Freeman, Edward A. History of Sicily, Vol. 2. 190. Modern historians now tend to believe these figures handed down in histories of the time are exaggerated, especially compared with modern armies, which can hardly field this many people with much larger populations. However, perhaps one should consider that wars of ancient times were massive efforts in which basically all people were called to participate. Moreover, these figures may include combat and noncombat personnel involved in the effort.

22